新闻网2015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学校要闻/正文
《中国煤炭报》专访全国人大代表袁亮:积极创新 助力煤炭行业安全生产
【发布日期: 2021年03月09日 11:10】 【浏览次数:次】

    作为煤矿安全领域的专家,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安徽理工大学校长袁亮一直关注着煤矿灾害治理、废弃矿井资源利用等话题。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他就新形势下煤矿安全生产呈现出的新特点、如何进一步提高安全生产水平等话题接受了《中国煤炭报》记者的专访。

    全面推进煤炭安全精准开采

    近年来,我国煤矿安全生产水平稳步提高,煤炭安全开采能力显著提升。在袁亮看来,这离不开煤炭开采技术的进步,但同时仍面临着诸多挑战,如煤炭资源勘探与地质保障水平有待提高,智慧矿山建设及安全开采智能化水平亟待提高,煤矿粉尘防控与职业安全健康问题严峻等。

    “同时,我国煤炭资源分布差异大,极薄煤层与特厚煤层、近水平与急倾斜煤层广泛分布。晋陕内蒙古宁甘地区资源储量丰富、开采条件相对简单,但生态环境脆弱;华东地区煤质优良、煤层较稳定,已转入深部开采;东北地区地质条件复杂,煤与瓦斯突出等灾害威胁严重;华南地区煤层不稳定、构造复杂,突出矿井占全国突出矿井总数的79.7%,热害问题突出;新疆青海地区生态环境脆弱,保水采煤问题严重,冻土区域煤炭开发难度大。”袁亮介绍说。

    “要全面推进煤炭安全精准开采。”袁亮表示,要落实相关部署,将煤炭安全精准开采纳入国家“十四五”规划,编制专项规划;建立健全煤炭智能开采标准规范和政策机制,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规模和结构,提升质量和效益,防范化解安全风险。

    袁亮表示,要依托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等最具优势的创新单元,布局建设能源国家实验室,聚焦煤炭绿色智能开发、煤炭清洁高效燃烧及污染防控、现代煤化工及高效利用、碳捕集利用与封存等领域,加强基础研究和关键技术、核心装备研发。

    同时,他建议,深化“政产学研用金”协同发展,打造创新链、产业链、人才链、资本链合一的产业生态。围绕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和煤炭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加强政策、项目、财税和资金支持及引导,集成创新资源,发挥行业组织作用,打造“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关键核心技术突破—创新技术转化—成熟技术应用推广”贯通的创新体系。

    以矿震灾害程度及治理能力核定产能

    “随着浅部资源逐渐枯竭,深部煤炭开采瓦斯、冲击地压等灾害耦合,成灾机理复杂,防治愈加困难。”袁亮说。矿震灾害预防和治理是他今年尤为关注的话题之一。

    “深部资源将是今后我国重要的煤炭后备资源。”袁亮介绍,目前,全国煤炭资源总量为5.57万亿吨,其中1000米以浅的煤炭资源总量为2.62万亿吨,已采储量约占70%;53%的已探明煤炭资源埋深在1000米至2000米之间。我国煤矿开采平均深度正在以每年8米到12米的速度增加,中东部地区平均开采深度甚至以每年10米到25米的速度向深部延伸。

    深部开采诱发更强矿震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截至2020年12月,我国仍有132座在产的矿震灾害矿井,分布在全国20个省份,产能4亿吨/年,约占全国煤矿总产能的10%。另外,我国还存在许多已有矿震显现,但未被纳入矿震灾害管理的矿井。

    “煤矿矿震灾害造成井下采掘空间破坏、设备损伤以及人员伤亡,诱发矿井瓦斯、水害等次生灾害。”袁亮表示,强烈的矿震灾害还会造成地表建筑剧烈震动甚至损坏,威胁到矿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对此,袁亮提出三条建议。

    一是将煤矿矿震灾害程度及治理能力作为核定煤矿产能的决定因素之一,矿震灾害治理不达标“一票否决”,科学核定新建矿井产能,降低矿震风险较大的已建矿井的开采强度。

    二是进一步提升并完善矿井设计政策标准,健全政策法规和标准体系,规范矿井设计、采掘、接续、开采布局,从源头上避免不当的设计及不合理采掘顺序造成的矿震灾害。

    三是加强矿震灾害防治科技创新和专业人才培养,加大国家科研项目和平台支持力度,布局国家重点实验室,组织产学研联合攻关,突破并掌握矿震灾害智能监控、风险预警、应急救援等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开展示范工程建设,推进技术装备工程化应用;支持高校布局建设相关学科专业,加强高层次人才培养,为矿震灾害防治提供人才支撑。

    提前制定完整方案,让煤矿安全有序退出

    废弃矿井资源开发利用是袁亮一直关注的问题,也是其团队的重点研究方向。

    “从国家能源资源开发利用角度看,直接关闭退役矿井,不仅造成资源浪费和国有资产损失,还有可能诱发后续的安全、环境等问题。”袁亮表示。

    2020年,一些地区的关闭煤矿在回撤设备时发生事故。“事故教训是惨痛的,但也具有一定代表性,以前在生产矿井的部分停产区域也发生过类似事故。”袁亮说,关闭矿井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在最后实施关闭阶段,其安全防控难度甚至比正常生产矿井还要大。矿井关闭期间或者再次开发过程都可能涉及巷道坍塌、岩壁垮落、有毒有害气体集聚、储水层突漏等一系列特殊的安全问题,可能引起爆炸或人员中毒、窒息,导致井下采掘空间破坏、设备损伤、人员伤亡。

    因此,袁亮表示,煤矿从决定关闭开始,就应该严格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与标准制度要求,制定完整的方案和措施,实施精准管理,安全有序关闭。

    近年来,徐州、抚顺等资源型城市以废弃矿井资源开发利用为抓手,提升潘安湖采煤塌陷区、抚顺矿业集团西露天矿等资源经济功能和生态功能,打造了废弃矿井资源开发利用的样板。

    为更好开发利用废弃矿井资源,袁亮建议,一要加强顶层设计,把废弃矿井资源开发利用提升为国家战略,加强战略引领和政策引导,加大资金项目和财税支持力度,开展示范工程建设,健全和完善治理体系,释放废弃矿井能源资源开发利用潜力。

    二要系统开发利用,分类指导,推进抽水蓄能、空气压缩储能、遗留煤层气地面抽采、遗留煤炭地下气化等,加强废弃矿井储能及多能互补开发利用;支持二氧化碳地质封存,鼓励植树造林修复生态,发展碳汇产业,服务碳达峰、碳中和,提高废弃矿井生态价值。

    三要强化科技支撑,瞄准前沿领域,布局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将关键性技术攻关列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能源重点创新领域和重点创新方向,推进学科交叉融合和“政产学研用金”协同创新,为废弃矿井能源资源开发利用蓄势赋能。


(编辑、审稿:宣传部 夏雅凤、阮进华)